淮剧的“盐城现象”

“真真实实,袒露胸膛,磊磊落落,心明胆壮,为了小镇,重塑信仰,灵魂救赎,责任担当!”2月14日晚,江苏省淮剧团的陈明矿、陈澄夫妇在家排练现代淮剧《小镇》的唱段,为4月的欧洲巡演做准备,这将是江苏盐城的现代戏作品首次走出国门。

近6年来,盐城诞生了150部大戏剧本,2016年现代淮剧《小镇》获第15届文华大奖,2018年紫金文化艺术节21部新创参评剧目中盐城占据了7部,2019年现代京剧《红军故事·半条棉被》登上新春戏曲晚会的舞台,淮剧《送你过江》入选2019年度国家舞台艺术重点扶持剧目……“这离不开盐城戏剧创作的一套流程机制,这套机制从1985年到现在从未中断过。”国家一级编剧、《小镇》作者徐新华介绍。

淮剧的“盐城现象”

每年春天召开剧目题材规划会;年中组织专家对剧本初稿反复研讨;秋天召开为期3到4天的剧本通稿会,作者和专家逐一研讨每部剧本;年末进行新剧本评奖,让一批优秀作品登上舞台。这样的创作流程被形象地称作“四季歌”。

好的戏剧创作离不开一支稳定的队伍。20世纪90年代后期,一些地区对文化部门特别是戏曲专业创作机构撤并缩减,精简分流了专业人员。然而,盐城市却始终保留了始创于20世纪60年代的市剧目工作室,有效保证了专业创作队伍的稳定。盐城市文广新局剧目工作室主任杨蓉介绍:“盐城在设立市一级剧目工作室的同时,下辖的9个区县也设有专门的剧目工作室,并配备编制,始终维持着二三十人的专业戏剧创作团队,这在江苏省内是独树一帜的。”

“一个地级市常年保持拥有一支生生不息的戏剧创作队伍,老作者笔耕不辍,青年作者日渐成长,新生力量逐年补充。”著名剧作家郑怀兴评价。

文艺创作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1992年,剧作家陈明带着一部精心创作的淮剧回到自己的家乡盐城伍佑镇演出,但卖出的票寥寥无几。陈明回忆,那一天他把伍佑镇的一条街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徘徊进一家理发馆,店里正在打牌的三个年轻人的对话让他记忆犹新:“听说今天晚上有部淮戏啊。”“谁还看戏啊?”“谁输了谁去看。”

“当时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样疼,我下定决心,要靠好作品说话,要让这个剧种活得有尊严。”陈明说。

关注到90年代打工潮下形成的农村留守问题后,陈明便一头扎进了盐城西部湖荡地区的一个小村,这里家家户户的男性都在江南一带的城里打工。以这个小村为原型的现代戏《十品村官》不仅获得了第16届曹禺戏剧奖·剧本奖,还创造了演出700多场的辉煌纪录。

“乡村里的故事从来不愁断档干涸,只要你不离开这片土壤。我们作为基层剧团的编剧,应当深深融入百姓的日常生活,走进百姓的精神世界,用优秀作品引起百姓的思想共鸣。”陈明常常这样叮嘱后辈。

改革开放40年来,盐城的戏剧创作推陈出新,涌现了一批扣准时代脉搏的作品。1985年上演的《奇婚记》,用一场年龄悬殊的离奇“婚配”,歌颂了新旧交替之际人性的光辉;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青豆与红豆》反映了“黄昏恋”的悲欢离合;1998年的《路魂》刻画了像铺路石般坚韧朴实、无私奉献的筑路工人群像;2007年的《半车老师》塑造了道德高尚的乡村教师形象……今天,盐城的戏剧人正在为新时代的奋斗者谱写新篇章。

(《光明日报》2.22 周梦爽 郑晋鸣) 

责任编辑:淮小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