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剧文化的摇篮——阜宁

淮剧文化的摇篮——阜宁

阜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涌现出若干优秀的淮剧艺术人才,这是淮剧界同仁和广大淮剧爱好者有目共睹的事实。如已故的著名编导吕行,著名编导、淮剧音乐设计田润斌,著名淮剧演员马惠珍、耿一飞、梁国英,著名淮剧音乐设计、歌曲作者刘伯强等;正活跃在淮剧艺术的舞台上的。

锣鼓点一响,脚底板着痒——河下古镇上的淮调

锣鼓点一响,脚底板着痒——河下古镇上的淮调

在古镇河下镇上行走,忽然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阵久违的唱腔,寻声探去,只见程公桥边上的一个亭子里有几位老人在自弹自唱,那曲调,时而悲壮,时而欢愉;那鼓点,时而起板,时而落板;那道白,时而悠长,时而急促。不用说,这就是里下河地区的淮调。

淮剧的传统行话

淮剧的谚语、行话、切口,涉及面广,从生活到艺术的各个方面,地方特色十分鲜明,反映了民风民俗和时代变迁的民众心态。谚语又称“艺谚”或“秘语”,是前辈艺人经过长期艺术实践而创造的简练、通俗语言,精辟的反映出某种演戏的诀窍、经验和道德准则。谚语在淮剧从艺者们口口相传,直至念日仍具人文魅力。

淮剧的唱腔艺术

淮剧音乐,起源于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劳作当中的不断创造和不断积累。江苏大地丰富多彩的民歌、栽秧号子、田歌、打夯号子、赶牛号子等,成为淮剧音乐早期素材的来源。当地人,将这些民间曲调,统称为“嗬哒嗨”。这些源自劳动者的民歌曲调,深深地烙上了朴实、粗犷的印迹,音乐艺术的情趣独特,是民众勤劳勇敢的精神写照。

现代淮剧的发展与新生

早期的淮剧演出多是富人点唱,戏班子互相会串,或你来我往的进行“打炮”,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戏班子是和“叫化子”联系在一起的。淮剧老艺人们至今还记得形容他们当年唱戏生活的四句顺口溜:“上台像公子,下台是花子。吃饭像猴子,睡觉是虾子。”

淮剧舞台上几种常用的服饰介绍

蟒的样式是圆领、大襟、长度一般拖到脚面,袖子宽阔、肥大,带水袖,配有宽松的腰带。这是戏曲舞台上扮演帝王、官员等角色使用量最多的一种蟒袍,扮演文臣武将的老生、小生、武生都可使用。在戏曲舞台上,常由蟒袍的色彩来区别剧中任的身份、地位与年龄。蟒袍大体分为红、明黄、杏黄、白、蓝、绿、紫、粉红、淡湖、浅米、古铜、豆沙、香色等。

淮剧的东、中、西路和南、北派

淮剧的东、中、西路和南、北派

淮剧文化区在苏北形成东路、西路分异的同时, 又在上海和苏北之间形成了南派、北派的分异。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 为了适应市场需求, 上海淮剧发展步入了“精英化”的“都市新淮剧”, 一改以往淮剧给人“乡土土到家”、“悲苦苦到底”的印象, 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地方剧种知识:淮剧

地方剧种知识:淮剧

淮剧,又名江淮戏,起源自江苏省盐城、阜宁、淮安、淮阴等地区,流行于江苏省境内的长江以北、淮河以南、京杭大运河沿岸,以及沪宁沿线的一些中、小型城市和乡镇地区。

淮剧的曲调

淮剧注重唱工,几乎每个淮剧剧本都有大段唱词。如传统节目《牙痕记》中“金殿认子”一折,竟有四个角色的唱词都在百句之上,这在其他任何剧种的节目里是极为罕见的。大量的唱词带来淮剧非常丰富的唱腔,而它的唱腔来源也各不相同。

淮剧的角色行当

淮剧的角色行当有生、旦、净、丑,各行又有分支。如生行分老生、小生、红生、武生,旦行分青衣、花衫、老旦、彩旦、闺门旦等。

325条记录首页上页123下页尾页